金句不断!诺奖得主丁肇中对谈东大学子

蔡姝雯 A青年


6月27日,诺贝尔奖获得者、著名的物理学家丁肇中先生,来到新金沙国际app与学生们进行互动交流,期间金句不断——




 我的每一个实验都受到很多人的反对。最近已经没有人反对我的实验了,因为反对也没用。


 我认识很多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,他们绝对不是每样功课都考第一,有些人还考过最后一名。


实验是用来推翻理论的,不是为理论服务的。物理学理论很少很少能永久存在下去。


一般拿诺贝尔奖的人都是六、七十岁,我40岁就拿诺奖,肯定是评委们一时冲动看糊涂了。


我猜想,再过几十年,人们记住我的并不是我拿诺贝尔奖,而是现在做的AMS项目。





以下为丁肇中先生与东大学生交流摘录——




问:您是否遇到过一些困难?在遇到困难时,怎么考虑的?


丁肇中:我觉得很幸运,在学生时代没遇到很多困难,做实验的时候才有困难。我的每一个实验都受到很多人的反对。但是,只有极少数人把大多数人的观念推翻,物理学才能前进。最近已经没有人反对我的实验了,因为反对也没用。做一件事情想取得成就的话,一定要认为这件事情对你最重要,其他事情都次要,这样你才能成功。我认识很多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,他们绝对不是每样功课都考第一,有些人还考过最后一名,这些人的特点是——专注于一件事情。我认为专心非常重要!



问:很早就获得诺贝尔奖,为何能一直保持初心,投身于前沿科学研究?


丁肇中:一般拿诺贝尔奖的人都是六七十岁,主要的原因在于他要详细地调查结果,了解它对于物理学的发展有什么样的影响。我1976年拿诺贝尔奖,40岁就拿诺奖,肯定是评委们一时冲动看糊涂了,之后我一直坚持科研的主要原因是兴趣。



问:您对物理的兴趣来自哪里?


丁肇中:来自我自己。我转到物理系的时候,家人特别反对,那时候学工的人容易找工作。我母亲说学物理要特别有天赋才行,意思是说我没有天赋。我说一个人在世界上只走一次,要靠兴趣向前走。可惜,她很早就去世了。



问:兴趣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可以靠后天培养的?


丁肇中:我觉得,在学校的时候,花最少的时间得最高的分数,就会有兴趣;花很多时间学习却得零分,就不可能有兴趣。我大学的时候,物理、数学都是花很少的时间得很高的分数,所以很有兴趣。



问:当我们在做实验的时候,我们先提出了一个问题,我们做一些实验来验证它,最后得出是或者不是。在答案之外,我们还可以有什么收获吗?如果我们想获得额外的收获,我们要注意哪些方面?


丁肇中:我认为做一个实验科学家,第一要懂理论。一般人的观念,我会动手就能做实验,这个观点是完全错误的。一定要了解最前沿的科学进展,每做一个实验前,我通常会见一两位特别有成就的科学家,跟他们谈一谈,了解一下科学进展。但是,我绝不能什么都听他们的,我还是做我自己的事情。在确定一个题目之后,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证实验数据的正确性,不能想别的事。比如现在我们在空间站的实验,是一个很大的磁谱仪,由于种种原因,今后四五十年应该不可能再有这么大的实验。所以我跟我们组里所有人都说,我唯一的任务就是数据要正确,其他的都是次要的。


问:理论物理和实验物理是怎样的关系,实验物理是为理论物理服务吗?还是可以进行更自由的探索?

丁肇中:实验是要推翻理论,而不是为理论服务。理论不可能推翻实验,实验推翻理论后,还会有新的理论,这样科学才会一步步向前发展。物理学理论很少很少能永久存在下去,很多理论都被实验推翻了。



问:怎么看待物理之美?

丁肇中:我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。比如那个关于空间站的实验,空间站每93分钟绕地球一周,不能停下来。没有星期天,没有端午节,白天晚上,最大的事情就是实验。我的办公室就在实验室上面,我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想什么地方可能出错,出了错怎么办。我没有考虑过物理之美。



问:物理学越来越抽象吗?


丁肇中:我不觉得。30年代所谓的抽象物理是量子力学,现在用在通信上、手机上、网络上;40年代的抽象物理是原子核物理,现在用在医学;30年代抽象物理研究恒星和行星,现在用在导航和电磁上……从发现一个现象到应用可能需要三十、四十年的时间,应用的时候就会发现它改变了人的生活。



问:您通过什么方式聚集来自世界各地的科研人员?


丁肇中:主要是这些科学家对我研究的题目有兴趣,学物理最重要的是找题目、找兴趣。我要让每一个做出贡献的人公平地得到认可,有时候会有争论,比如选择一个方案,A国人说应该这么做,B国人说应该那么做,两个国家人争执不下,这个时候就要我去决定。我一定让双方都讲清楚自己为什么那样主张,然后再做决定,我做的决定就是最后的决定。同时,我一定会告诉所有人我为什么这样决定,可靠性有多大。因为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做过错误的决定,所以他们都愿意跟我合作。



问:宇宙还有多少我们没有探索到的地方?

丁肇中:很难说,几百年前,我们认为地球是平的,地球是宇宙的中心。现在我们知道地球是圆的,绕着太阳转,人的存在是很偶然的现象。再过一两百年,我们对宇宙的了解可能是现在完全始料不及的。我猜想,再过几十年,人们记住我的并不是我拿诺贝尔奖,而是现在做的AMS项目——人类第一次到外太空,这是曾经不可想象的事情。



作为新金沙国际app的名誉院长,丁肇中先生最后寄语众学子:


一个人在世界上只走一次,你只能选择做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事情,‘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’,不要到年老的时候后悔,别人的建议都不是最重要的,只有自己才能为自己负责。




记者  蔡姝雯 (新华日报全媒体科教新闻部

通讯员 唐瑭

摄影 刘莉(新华日报全媒体视觉中心)

编辑  谢诗涵 (新华日报全媒体科教新闻部)






文章已于修改